可以看b站的直播

一方面、快手、抖音两大短视频平台的战斗不断升级,在直播电商方面的建设远远超过B站;另一方面,头条系的西瓜视频和B站的内容创作者独家发布权的争夺不断升级,UP主“巫师财经”与B站的合约纠纷仍在继续;而直播方面虎牙和斗鱼被传即将合并,直播业务规模远不如二者的B站直播地位将更显尴尬。
“B站的直播,打破了过去很多人对于直播的定式思维。过去很多人提到直播,会想到秀场或电竞。但B站有多少种视频品类,就有多少种直播。”陈睿表示,未来直播业务会沿着现有生态,融合直播和视频的思路继续走下去,会保持直播业态健康度。另外还有两个重点,一是UP主和主播的互相渗透,陈睿认为所有视频用户都应该是直播用户。二是探索真正适合B站的直播品类,他希望探索出其他平台没有,只有B站独有的直播形态。
陈睿:我记得我在两年前就一直说,直播业务会在未来几年的时间,都会保持高速增长的态势。之所以这么说的原因是B站的直播是我们PUGV内容生态的一部分,是PUGV内容生态的自然延伸。一定程度上,我觉得对B站来说,直播就是视频的一部分。
随着直播与视频生态日益打通,B站走出了一条与众不同的直播路线。对于B站而言,直播不仅仅是一个流量渠道,同时也是一种能力。背靠内容丰富且用户粘性极高的社区,B站有更多的可能将自己的能力与直播业务进行结合,来实现更多内容创作和商业化的想象。
众所周知,B站是国内最大的弹幕视频社区,拥有众多知名的UP主(视频制作者)。B站发力直播业务,势必会利用好自己的手牌,而率先打出的第一张牌就是旗下众多的UP主资源。在B站直播板块里随便逛逛,你会发现它的大部分主播就是B站本身的UP主。
这是因为B站的本质仍然是视频社区,并不是纯粹的直播平台。相较于传统的游戏直播与秀场直播模式,B站主播想要“固粉”,除了鲜明的个人风格、必要的直播技巧外,更需要重视视频内容的创作以实现粉丝沉淀。
从她的话里不难看出,对于B站来说,直播是视频的补充,UP主视频更新周期的缝隙,粉丝的粘性可以靠直播来拉动,这是B站内容生态自然衍生的结果,毕竟视频才是B站核心业务中的核心业务。
对于UP主们来说,签约B站直播后收入方式变得更为多元,不仅有视频创作的广告或激励收入,还增加了直播打赏(大航海)的收入。而对于未签约且在B站直播的素人来说,目前B站的直播环境,也有利于新人的生存和粉丝的积累。
现在B站直播少了,多和UP的品牌和老板共同创作内容的形式,产品品类也很集中,像科技产品和潮流小众产品。B站用户对品牌的吸引力很强,大部分品牌进入B站直播只是时间问题,但最终还是营销。B站直播的未来取决于平台定位,无论是亲用户还是亲-品牌,众多B站用户涌向TO站。
b站吧,只要你努力天天做视频,有了一定粉丝基础,然后再去直播,就水到渠成了,b站很多主播都是先做的视频,然后直播,虽然很麻烦,但是与其他平台的成功率要更高
B站如今的环境,越来越适合开启直播生涯的up主,且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也同时认可直播的重要性,曾说:“未来直播会成为每个UP主都具备的能力,B站的直播业务是内生型的,跟外部竞争没什么关系。”
他进一步解释称,B站的主播是基于PUGV的生态长出来的。比如游戏品类是B站视频内容排名前三的内容,也是直播领域第一位的内容,这当中游戏视频制作者和主播重合率超过40%。同样,泛生活内容是B站很常见的视频内容,而泛生活直播也是B站直播的第二大品类。
现在B站直播较少,形式以品牌联合UP主共创内容较多,带货品类也十分聚焦,比如科技产品、小众潮品为主。凭借B站用户对品牌较强的吸引力,大部分品牌入局B直播只是早晚的事,但最终B站直播未来的商业化还得看平台的定位,是亲用户还是亲品牌,目前来看有许多B站用户在流向A站。
此外,用户与B站之间建立的情感连接,还有学习类直播带来的情感陪伴。通过直播间连接现实世界中一张张书桌,主播与粉丝关联,衍生为共同奋斗的同窗,成为B站直播中又一独特且温暖的内容。
在这之前,B站也曾尝试过以直播的形式进行科普,比如进行了“南极科普日”的直播。但B站尚未将直播科普常态化,而快手要做的是将“知识类”内容与“直播”进行常态化的融合。
陈睿坦言过,“小国寡民是开心,但你是世外桃源也会被坚船利炮干掉”,这其实就奠定了B站未来“破圈破圈再破圈,增长增长再增长”的发展基调。而直播业务的发展是建立在公司整体发展的基础上,B站直播想要破圈和增长必须处理好主播、用户和平台三者之间的爱恨纠葛,就必须作出更多量体裁衣的创新与改变,这可能不仅仅改变B站直播,更可能改变整个直播行业。
“我记得我在两年前就一直说,我们的直播业务会在未来几年内保持高速增长的态势。因为B站的直播是我们PUGV内容生态的一部分,是PUGV内容生态的自然延伸。一定程度上,我觉得对B站来说,直播就是视频的一部分。B站的直播目前还在早期刚刚开始的阶段,未来有非常大的潜力,我们现在月活的UP主是220万,这些月活的UP主都应该成为主播。在我看来,直播未来是非常有前景的。“陈睿说。
面对国内直播行业增速整体放缓的大趋势,陈睿在回答分析师提问时称,B站的直播是内生型的业务,不是通过抢外界的大主播发展的,所以受外界的影响比较小。“我认为B站的直播还在早期,未来还有非常大的潜力,B站月活UP主有200万,月活的UP主都应该成为主播,因此未来很有前景。”
哔哩哔哩(以下简称B站)自上市以来致力于探索多元化的商业变现模式,直播业务是其多元化商业布局的一部分。2019年以来,B站在直播业务方面做出了种种探索,包括签约头部娱乐主播冯提莫,拿下英雄联盟决赛三年独家版权。目前看来,拓展直播业务一方面加速了B站的“破圈”计划给B站带来了更多新用户,另一方面也给B站带来了可观的商业收益。本文作者将从宏观到微观,对B站的直播业务和直播间页面功能点加以分析。
S11对于B站来说是一个参考,但由于S赛仍然属于外部版权内容,因此B站仍然需要寻找更多内生于自身社区的视频内容,进而将它们与直播内容打通。正如陈睿自己所说,接下来B站需要“探索真正在B站上面能够生长出来的直播品类”。
自被快手收购以来,A站接入了不下10个快手技术中台,其中直播中台让A站的直播业务抹平了技术上的劣势。B站财报显示,直播作为创收能力极强业务,已经占到B站总收入的30%。但目前,A站的直播板块十分冷清。
对于如何维持B站广告业务两位数的高位增长,B站副董事长兼首席运营官李旎称,B站更像是给年轻人建造一个城市,年轻人在这里消费视频、直播、游戏等,他们喜欢上这个城市,会让更多年轻人来这个城市玩。B站86%的用户在30岁以下,50%的用户生活在一、二线城市,他们拥有绝对的消费能力,因此会有很多品牌选择投放在B站。
内容平台中,拿B站来说,直播成为了B站增长最快的业务之一。去年,B站董事长陈睿表明,直播收入占直播及增值服务收入的40%,直播业务一直保持着百分之百左右的同比增长。其中,公会相关的直播收入是B站过去几个季度增长很快的一块业务。
B站直播带货的直播间并不想常见的直播间那样商业氛围浓厚,B站的直播间是走萌系风格的。配色软萌,B站的小电视标志高挂上方,主播都穿着JK或汉服,就连直播间的工作人员也都穿着软萌可爱的cosplay服装。
诚然,B站拥有2亿的年轻用户这点毋庸置疑,但是B站的用户是视频的用户,并非直播的用户,到底究竟有多少用户会去看直播这就无从而知了。在用户心智层面上,大部分人都是想到看视频会去B站,但不会因为想到看直播而跑去B站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