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好看的动作片很少了

对,打戏是动作片核心,打戏好看是电影的终极目标,那打斗中的“爽”如何制造?“爽”来自于何方?我以为,节奏感越强越爽,攻击力越狠越爽,招式越新越爽,招数越多越爽,打斗越干脆越爽,场面越大越爽,特效越高端越爽,情况越急越爽。场面调度有序,打斗有规则,出招重在一个流畅。如何打出一个好看的动作?力度大、速度快,出招猛?似乎,在荧幕上,将完整连招清晰呈现出来叫好看,动作连招有强打击感或舞蹈美姿叫好看!动作片音乐总是燃系,如果背景音乐好听,音乐流动跟画面运镜重合,则是由电影技法制造了“爽”。先要说,片子非常好看,绝对值得一看,只要对香港动作片有些许感情的观众,都会觉得值回票价。电影采访了一代又一代香港武师,还有一众名演员名导演,而且影片节奏明快,条理又清晰,一个半小时的片长里,述说了武师这一行当和香港动作片的起起伏伏,引人唏嘘。魏君子不愧是最懂香港电影的人,再加之有香港电影半个多世纪的发展作支撑,全片厚重处有之,感怀处有之,甚至风趣幽默亦有之。看部纪录片,竟然也有看传统香港电影的感觉,无一处不紧凑,生怕有片刻失了兴头。香港动作片中的一些危险动作,导演或动作指导其实是预见了会出现受伤的情况的,但为了“好看”,导演或动作指导有时候会坚持让“武师”们这么做。如果说成龙的动作片好看,是因为他自己有一定的功夫基础,那么当时作为新人的谢霆锋能够最终拿下影帝,不得不说是陈木胜调教有方。当年的香港电影还奉行一个铁律:男星必须会打,还要能打。4、内卷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香港的动作电影有多“卷”?主创们去看别家公司的动作片的午夜场,回来后,一边感叹电影中的高难度动作,一边绞尽脑汁设计更高难度的危险动作。为了不断带给观众新的刺激,香港动作片的“难度系数”一直在上升,有时候致伤致残都在所不惜。5、“Cut(停机)!救人!”香港动作片中的一些危险动作,导演或动作指导其实是预见了会出现受伤的情况的,但为了“好看”,导演或动作指导有时候会坚持让“武师”们这么做。于是,就有了“Cut(停机)!救人!”而最近国庆上映的一部动作片《急先锋》,却让我眼前一亮。本来在观看之前,我以为它和以前那些动作片没什么区别,只是为了爽一下。看完之后,我认为它达到了“好看”的标准。无论是甄子丹在法庭上面对两难选择的纠结与无奈,还是反派谢霆锋在审讯室的愤怒与癫狂,都让观众称赞不已。特辑中,甄子丹也坦言,“陈木胜导演是对自己要求非常高的人”,为了追求更好的拍摄效果,陈木胜导演常常亲自举着摄像机在片场来回奔跑。观众对电影也给出了极高的评价,“近十年最好看的华语动作片,永远可以相信陈木胜导演。”他曾在接受采访时概括动作片的特点,“有看得明白的故事,有点曲折,要紧张刺激,大场面要好看,当然还是少不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今天,我们用这个标准理解《怒火·重案》同样适用。而回忆刚入行的经历,甄子丹说那时拍动作片、功夫片比较简单,“演员根本不需要演技,因为观众就要看过瘾好看的武打戏,不会去考究演员的演技好不好、剧情合不合理,反正你打得好看,这个片就好看,票房就卖座。”好莱坞动作片随着史泰龙、施瓦辛格等老牌动作明星的老去,已难以为继,很久没有拍出好看的影片了。《敢死队》《金蝉脱壳》只是回光返照而已,算不上多新鲜。但随着大卫·雷奇、查德·斯塔赫斯基、山姆·哈格雷夫等一批特技演员或者是替身演员出身的导演走向前台,推出了《疾速特攻》系列,以及《极寒之城》《死侍2》《速度与激情:特别任务》等一批新派动作片,一举改变了好莱坞动作片的格局,让这一片种从退市的边缘重新展现活力。他们所创设的动作片的路径,迅速被好莱坞其他片场捕捉,并加以利用,助推了好莱坞动作片走向了一个小高潮。《永生守卫》,就是这波潮流的追随者,也是这种动作戏的典型呈现。吴京在2003年拍完《醉猴》就去香港谋求发展了。虽然说彼时的吴京已经凭借《小李飞刀》《太极宗师》等动作剧集在内地动作片市场中站稳了脚跟,但是当时内地的动作片总体上来看还是乏善可陈的,当年想要拍出好看的动作片,华语地区甚至是世界范围内,还是首选香港。毕竟那里是诞生了“龙虎武师”的地方,人才济济、经验丰富。爆破戏、威亚戏、飞车戏、拳脚动作戏等每一种武戏都拥有世界级的动作指导。彼时的内地动作演员李连杰、于荣光、胡军等,都是去香港发展,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所以一点个人感想就是动作片的范畴非常广,好莱坞这么多年发展下来形成的动作片为主的模式是市场选择的结果,可以有好看的剧情,精彩的动作设计,大制作小制作也都可以有高质量好口碑的作品。中国电影工业化发展与好莱坞竞争,动作片是一定要立得住的一类,我们要有信心,更要加油。谢霆锋虽然不是动作片演员出身,但是他早年饰演的一部《男儿本色》却非常的好看,动作潇洒飘逸、表情气质做得也很到位。编剧导演们脱离主流生活日久,去电影院比在家看视频唯一好的就是技术享受,女性拍动作片天生劣势,没有男星好看,毕竟肌肉少脂肪多,大女主动作片出现密度肯定比大男主动作片低。动作片喜欢的第一个就是徐克跟李连杰合作的《黄飞鸿》系列,然后就是成龙的《龙兄虎弟》,在那个年代我看到了一个非常特别的港式动作片,里面加入了《夺宝奇兵》元素的那种国际视野。然后另外一部就是洪金宝的《东方秃鹰》,把动作片跟军事片相结合,也是有国际视野的,每个动作都好看但是动作片的卖点就是暴力镜头,不暴力又要观众喜欢就很难了。所以如何在不暴力的情况下如何让自己的动作电影依旧好看,而且还有满满的正能量,这是成龙电影转型的困境。当然,作为习作,《永生守卫》并不如正主《疾速特攻》那么好看。原因就在于动作戏不够多,对观众来说不够过瘾。文戏过多,而且故事情节过去曲折,冲淡了一部动作片应有的燃点。进入2020年之后,全球影视业一派凋落。好看的影片没有几部,数来数去,一把手就能数完。就动作片领域而言,非要说好看,大胸妹贝蒂·吉尔平主演的《狩猎》算是一部,“锤哥”克里斯·海姆斯沃斯主演的《惊天营救》也算是一部,再数下来,也就是眼下的这部《永生守卫》了。这一点与林超贤也相像,但林超贤的反派相对内敛,而陈木胜更在于外放,所以他的反派极尽癫狂,也总能让大众共情,在导演层面上,陈木胜比林超贤更为“专一”,在通过动作片立名后,陈木胜便一直专注在动作片。同时陈木胜自身的文艺气质又使得这些动作有一种独特的优雅。把电影拍得好看同时又不缺深度,可以说,如果没有陈木胜,华语的动作电影会逊色得多,而如果说三个华语新千年后最好的动作片导演,陈木胜必是其一。之后来到香港武行的最有影响力之大的“时代之变”,就是来自李小龙。习武出身的他改变了武行中戏曲的“虚招”,强调接近于实战的拳拳到肉的“真打”,于是就有了我们看到淋漓尽致肉搏的嗨点的电影。使得整个香港电影界的武行犹如鲶鱼效应,在他的引领下香港动作片不仅得到空前好看,风格也大变,也还让武行这个行业越来也吃香。“我从上世纪90年代一开始拍动作片,拍完卖外国,回报很大,他们要求就是动作要多。按照那个要求拍了几年,也就慢慢少了一些平衡文戏的意识,觉得打得好看是最重要的,觉得都是服务市场。”陈木胜曾说。不仅动作戏过瘾劲爆,令人热血澎湃,文戏的精彩演绎也让观众惊喜连连。无论是甄子丹在法庭上面对两难选择的纠结与无奈,还是反派谢霆锋在审讯室的愤怒与癫狂,都让观众称赞不已。特辑中,甄子丹也坦言,“陈木胜导演是对自己要求非常高的人”,为了追求更好的拍摄效果,陈木胜导演常常亲自举着摄像机在片场来回奔跑。观众对电影也给出了极高的评价,“近十年最好看的华语动作片,永远可以相信陈木胜导演。”